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53 社长:周怀忠

您的位置: 电子报 > 西安 > 正文

距三伏天结束还有33天 可惜!

来西安打工不到一个月 绿化养护工热射病去世

http://hsb.hsw.cn2018-07-24 01:54:03进入论坛

7月18日,西安最高温达38.9℃。在浐灞一小区做绿化养护工作的老刘感觉心慌头晕。

本以为睡一觉就好了,没想到第二天感觉更糟,工友赶紧将他送到附近的唐都医院。可抢救了七八个小时,老刘最终还是走了,没能等到两个月后的54岁生日。

医生在他的死亡原因一栏写着:热射病、多器官功能衰竭。

6月来西安打工

妻儿有智力障碍

老刘名叫刘同科,岐山县蒲村镇鲁家庄村人,今年才53岁。因为一头白发,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大了不少,工友们都习惯叫他老刘。

老刘的妻子有智力障碍,下边有一双儿女,女儿已出嫁,儿子19岁,也有智力障碍,还患有间歇性癫痫病,每天要吃药控制。妻子和儿子都没有劳动力,家里的支出全靠老刘一个人。因为经常外出打工,老刘认识了不少工友,性格开朗的他还建了一个微信群,没事了就和大家聊聊天。

今年6月,老刘和邻村的老齐一起来西安,为一家园林景观公司做绿化养护工作,公司按天计酬,还在距离工地不远的灞桥区席王街办官厅村给他们租了几间民房。

和老家30℃左右的温度相比,西安的高温天让老刘觉得吃不消,6月22日来的那天正赶上停电,他连发两条朋友圈,直喊“西安要热死人的感觉”。实在熬不住,6月24日,老刘自己买了一台风扇,发了条朋友圈:“买了个风扇,这下凉快多了”。

老刘和老齐干活的地方是浐灞的一个居民小区,他们主要做一些修补草皮、浇水、收拾垃圾之类的零活,每天上午7点到11点半、下午3点到7点两个时段工作。

7月初,西安下了几场雨,他们便趁着工作清闲,去了白鹿原、西安世博园,还兴致勃勃地发了朋友圈。

中暑后拒绝打吊针

第二天昏倒在房中

7月17日入伏后,西安气温一路飙高。尽管公司给配备了绿豆汤、西瓜等降温品,但每天长时间的户外劳作让老刘感到有些吃不消。

7月18日下午,老刘刚上班不久,就感到心慌头晕,他向项目部的工长请了假,回到住处休息。老齐的妻子在住处负责给他们做饭,见老刘不舒服早早回来,便拉着他到楼下的小诊所去看病,大夫检查后说是中暑,要打吊针,老刘说他觉得身体还行,就拒绝了,最后大夫给他开了些藿香正气水,只花了4块钱。

当晚,老刘在微信群里感叹:感冒了,昨晚上发烧。群里有人提醒他吃药,老刘回复说吃了(藿香正气水)。

19日早上,老刘照例起床吃了早饭,没去上班,又回房间了。中午12点多,几个工友回来,老刘还跟他们一起吃了中午饭。老齐妻子说,看着挺正常的,和平常一样。

19日下午3点,老齐去上班了,老齐妻子发现老刘接水的杯子在外边放着,却不见人,老齐妻子有些奇怪,叫了几声老刘,没见答应,便到房间去看,只见房间门大开,老刘半躺在地上,靠着床,脸上全是呕吐物,老齐妻子吓坏了,忙不迭地大声呼叫,又是给清理又是掐人中,但老刘始终没有应声。房东老太太闻声赶了过来,见状赶忙打120。

是否算工亡

家属和公司尚未达成一致

老齐在接到妻子电话后就忙往回赶,之后和妻子还有其他工友跟着救护车一起来到唐都医院。“人一到医院就直接送到抢救室,抢救持续了七八个小时。”老齐说,到20日凌晨两点左右,老刘还是没救过来。在医院给出的死亡证明上,死亡原因一栏写着“热射病、多器官功能衰竭”。

老刘去世后,妻儿和亲属相继赶到唐都医院,老刘所在的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的闫姓经理出面就善后问题和家属进行商谈,但双方对于老刘是否属于工亡各执一词。闫经理认为,对于老刘的事,公司也一直在积极配合处理,医院的抢救治疗费用也都垫付着,但目前就赔偿金额还没有与家属达成一致。

昨日下午,老刘的女婿小唐说,他们已向灞桥区劳动部门反映,但劳动部门希望双方协商解决,“希望尽快有个结果,让老人入土为安。”

昨日,记者看到老刘7月17日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是:干了一天了!晚上还要加班,并配有流泪的表情。

7月20日,老刘的女儿用父亲的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你那么喜欢聊天,我该替你给微信里的友友们告别一声,以后不能陪大家了,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生活,注意身体健康!” 华商报记者 曹哲鸿

西安三日天气

今天 晴 27℃~39℃

明天 晴 27℃~39℃

后天 多云 26℃~39℃

月底前都是火辣辣

这段时间,西安高温炙烤,地面的基础温度已经很高,太阳出来后温度更是迅速飙升,所以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都酷热难耐。大家一定要注意防暑降温,多喝绿豆汤等消暑饮品。

进入7月份主汛期以来,我省受强降雨、高温天气的双重困扰。昨日除陕南西部部分地方出现了小雨或阵雨,局地中雨外,省内大部分地方以多云到晴为主,关中大部、陕南部分地方仍维持高温晴热天气,到下午4时有23个县区最高气温在35℃以上,全省最高白河38.2℃,西安泾河站35.8℃。

就西安(泾河)站而言,从17日开始已经连续7天出现了35℃以上的高温天气,其中最高19日达到了40.1℃。

受低槽东移和副热带高压影响,预计未来三天我省北部、西部有阵性天气,关中中东部、安康东部仍有37℃以上高温天气。而西安截至月底前可能都得在高温“烤箱”当中度过。

具体天气趋势:今明两天,陕北多云间阴,局地有阵雨或雷阵雨,关中、陕南晴间阴,关中西部、陕南西部有阵雨或雷阵雨;26日,陕北晴间多云,关中晴间阴,关中西部有阵雨或雷阵雨,陕南多云间阴,南部有阵雨或雷阵雨。

高温酷热天气继续考验着人们的耐热极限,大家一定做好防暑降温。 华商报记者 毛蜜娜 通讯员 陈桂玲

广场能“煎蛋”

7月23日是大暑,西安长安北路一商场门前的广场上,几枚巨型煎蛋仿佛在展示着连日来的高温天。来往市民看到如此大的煎蛋都好奇拿出手机拍摄。据了解,这些“煎蛋”是商场设立的景观雕塑,由玻璃钢制成。 华商报记者 强军 摄影报道

可敬!

高温下的“担山人”

宝成线抢险“幕后英雄”

7月23日上午11点,烈日当头,刘英福已经上山背了6趟沙子,等到下午,他说还要上山背八九趟水泥。

一天往山上背约800公斤重物

55岁的刘英福是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工务机械段组织的往山上搬运物资的“担山人”之一。

7月12日晚,宝成线王家沱至乐素河区间的k227山体崩塌,西安局集团公司组织上千名抢险人员和多台挖掘机赶赴现场抢修。为尽快抢通线路,担山工们在白雀寺隧道上方的山北面修了一条路,专供挖掘机上山清理塌体,此外还在山的正面,用钢管、架板搭建了一条临时便道。

“担山工”每天沿着便道,挑着水泥、沙子、钢筋、钢管、架板、封闭网等上山,为抢险中刷方喷浆、安装封闭网等做准备。

“最重的是水泥,一袋差不多50公斤,扛着一袋水泥,每上一步都很艰难,尤其到半山腰,有一段路特别难走,需要用手抓着安全绳,一步一步往上蹭……”刘英福说的那段路,几乎是直上直下,担山人几乎是用整个身体把水泥往上托,脖子上的青筋绷得特别明显,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仿佛总也干不了。

刘英福说,上山的路,近一点的地方需要20多分钟,远一点的需要40多分钟。每天要背十五六趟,一天下来,要往山上背约800公斤重物。

担山工已为山上施工背了10余吨水泥

头顶烈日、肩负重物,一般五十多岁的人是吃不消的,但刘英福干得特别起劲。“每天在山上休息的时候,看看外孙的照片,一天的疲乏就都没有了。家里人说我太辛苦,不让我干了,我说不,我想多挣点钱,回家给孙子买点好吃的……”说这话的时候,刘英福笑得特别开心。

西安局集团公司工务机械段桥隧二车间副主任王真说,从19日晚上开始,现场就开始往山上搬运水泥,截至目前,这群“担山人”一肩一肩地扛,已经为山上“喷浆”施工提供了10余吨水泥。 通讯员 于海 马瑜阳 华商报记者 雷婧

>>相关新闻

16趟普速列车今日停运

7月23日,宝成铁路王家沱至乐素河间山体崩塌抢险工作进入第11天,抢险队对塌方坡面清理难点实施爆破。

受宝成铁路水害影响,7月24日,普速列车将有16趟列车停运,具体车次如下:北京西至成都T7次;成都至北京西T8次;上海至成都K291次;成都至上海K292次;扬州至成都K245次;成都至扬州K246次;太原至成都1485次;成都至太原1486次;呼和浩特东至成都K195次;成都至呼和浩特东K196次;北京西至成都K1363次;成都至北京西K1364次;佳木斯至成都K545次;成都至佳木斯K546次;西安至昆明K165次;昆明至西安K166次。 华商报记者 雷婧 摄影 王曙天 郭永良

华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华商报、华商晨报、新文化报、重庆时报、大众生活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华商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华商网-华商报”。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新闻热线:029-86519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