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53 社长:周怀忠

您的位置: 电子报 > 西安 > 正文

花上万元办卡

退费时发现人去楼空

http://hsb.hsw.cn2018-07-11 03:25:42进入论坛

花了1.6万元办了“三鼎家政”服务公司的服务卡,只消费了两千多元,现在要退卡,却发现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一说起这事,西安的蒋女士就觉得很闹心。据华商报记者了解,在三鼎家政办卡的人不在少数。

一个微信维权群里

办卡用户已经有近200人

昨日,蒋女士说,父母都80多岁了,身体不太好。去年3月,陕西“三鼎家政”新城分公司搞活动,办理1万元的家政卡,家政服务可以按每小时20元收费。母亲心动了,便花1万元办了张卡。到了10月,家政公司又做活动,再充值6千元,每小时算下来只有18元,母亲便又交了6000元。蒋女士说,她开始是反对母亲办卡的,后来上班经常路过这家公司,看着觉得挺正规的,上网查询还是全国连锁,便打消了疑虑。

开始一切都正常,直到今年3月,父亲住院急需用钱,加上对服务也不是很满意,母亲便提出要退卡。从4月开始申请,一直拖到6月还没有结果。6月13日,公司一名叫刘强的经理给母亲写了一张白条,保证6月30日之前解决。但没过两天,母亲再给刘强打电话时,对方称已经辞职。母亲找到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收走了家政卡和相关票据,给了她一张退卡凭证,称要将卡寄回总部,等到7月初钱就可以到账。7月9日上午,钱还没到账,母亲便到公司询问,这时发现公司大门紧锁,电话也无人接听了。

蒋女士说,当天她下班后刚好碰到家政公司的一名员工,对方说,公司从去年11月开始就没有发工资,给经理打电话,经理说公司的资金链断了。蒋女士称,1.6万元办的家政卡,母亲只用了两千多,父母都是靠退休金生活,每月打针吃药的开销都在3千多元,这一下子就损失了1万多元,太让人闹心了。

同样遭遇的还有雁塔区的刘女士,她在位于明德一路的“三鼎家政”雁塔分公司办了6.4万元的卡,到现在只消费了4千多元。今年年初,常给她做家政的保洁阿姨打来电话,说是公司出现财务问题,她这才觉得不对劲了。

昨日中午,在刘女士介绍下,记者加入到一个“三鼎维权”的群里,里边基本都是办卡的用户,刘女士称微信群是周日建立的,截至昨日下午,已经有近200人,大家初步统计了办卡金额,目前登记了100多人,粗略算了下,金额已达到80多万元。

员工:雁塔分公司去年底开始欠薪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三鼎家政公司新城分公司,卷闸门紧闭。旁边的商户说,上周还见营业,但是周末开始就关门了。

据知情用户透露,位于大唐西市对面的“三鼎家政”西安总部也已经人去楼空,办公用品和工作人员临时转移到了劳动北路一个小区。记者辗转找到这个位于劳动北路民航社区里一间老旧单元房的临时地点,大门紧锁,敲门无人应答。记者发现门上贴着一张“欠款汇总清算函”,上面写着,三鼎家政“自2018年7月10日起所属分公司暂停运营,公司将进入‘工商报备’‘财务清算’阶段,后续安排以网站公示为准”。落款日期为7月10日,并盖有“三鼎家政集团有限公司”的公章。

下午4时许,记者在三鼎家政位于明德一路的雁塔分公司看到,办公室里有六七名员工在打牌。据员工介绍,他们公司从去年12月开始就没有再发工资了,春节前后一些员工辞职了,后来陆续又有新人加入,虽然都没有再领到过工资,但基本都坚持工作到7月初。目前他们20多名员工,欠薪已有四五十万元。

到派出所报案

警方建议走法律渠道

记者电话联系到三鼎家政西安分公司一名王姓副总,对方在电话里称,他已经离职。对于三鼎家政西安分公司目前的状况,他称正在和商务局对接,其他事情则不方便接受采访。

10日凌晨3时,疑似三鼎家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富强在微博上发了一份澄清致歉信。致歉信称,从7月5日三鼎家政北京公司总经理离职开始,分公司纷纷关闭,企业一步步走向清算,公司组织了企业信用贷款,多方面筹措资金,并重新组建了北京团队,希望能安抚员工,协调解决郑州、西安、武汉、宁波、合肥等地团队……任富强称,没有挪用公司钱款,更不会跑路,会坦然面对并配合相关政府机关的调查。

昨晚,记者拨打任富强及集团总经理李德强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从今年3月开始,全国陆续有消费者反映三鼎家政预约不到服务,退不了费的情况。三鼎家政集团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1998年,总部设在郑州,主营业务有家政服务和保洁用品制造。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28个城市设立运营中心,下设200个分公司和经营网点。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向记者提供了2016年以来雁塔分公司新办卡的客户凭证,这些资料足有20多厘米厚。记者翻阅这些资料发现,用户办卡金额少的500元,多的有三五万。该员工透露,雁塔分公司成立有8年了,办卡的高峰期是在四五年前,现在这些凭证最多占总客户的五分之一。

昨日,记者陪同蒋女士到胡家庙派出所报案,民警表示,目前这类事件涉及民事纠纷,建议收集齐资料通过法院诉讼解决。 华商报记者 曹哲鸿 文/图

相关评论

别让预付卡再野蛮生长了

杨鹏

实际上,就在近期接连爆出三鼎家政疑似跑路的消息后,7月10日上午,三鼎家政集团官网发布了“三鼎集团欠款汇总清算函”。清算函称,自7月10日起,所属分公司暂停运营,公司将进入“工商报备”“财务清算”阶段,后续安排以网站公示为准。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一家全国性的知名家政服务企业走到了如今这步田地,不免令人唏嘘。特别是预付卡还没用完,家政公司却没了,这让数目庞大的用户群体一筹莫展。

这再次暴露出野蛮生长的预付卡所隐藏的巨大消费风险。这些年,包括家政服务在内,诸如美容、美发、健身、洗车等各种预付卡消费正以席卷之势扑面而来。预付卡的确在减少现钞使用、便利公众支付、刺激消费、增强用户黏性方面优势明显,但消费投诉也显示,预付卡还可能存在企业诚信带来的财产损失风险隐患,以及售卡后提供服务的及时性和质量有所降低等问题。

虽然已出台了一些相应的监管措施,但实践中尚未形成一套常态化、强有力的监管环境,商家随意发卡,相关部门难以有效监管;再者,尽管人们对于预付卡的利与弊已不再陌生,但是经不起精明商家的各种利诱,对于潜在风险往往就会预估不足或者过于乐观。总之,预付卡内资金的安全性以及服务的可靠性,更多依赖于商家的诚信水平。如果商家不恪守信用或者无力守信时,消费者的利益就难以得到保障。

共享单车的押金模式与实体经营中的预付卡很相似,我们既然正在想办法努力管好共享单车押金,那么,也同样应该有办法管好应用十分广泛的预付卡。当然,在此之前,还需每一位消费者理性购卡、理性消费,借用济南市商务局曾发出的这样一则消费预警:购买储值卡,请睁大您的眼!

华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华商报、华商晨报、新文化报、重庆时报、大众生活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华商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华商网-华商报”。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新闻热线:029-86519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