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53 社长:周怀忠

您的位置: 电子报 > 专题新闻 > 正文

五月枣花香

http://hsb.hsw.cn2018-05-16 03:49:16进入论坛

清晨,窗外梧桐树上蝉鸣正欢,仿佛在嘶声裂肺地集体抗议着酷夏的爆烈,也许是蝉鸣烘托了燥热的气氛,因此有人躲避蝉鸣,讨厌蝉鸣,甚至诅咒蝉鸣,而我却独喜欢蝉鸣的热闹,在我听来,热烈的蝉鸣声似乎正在合奏一曲“为我枣红,为我枣红!”的欢快旋律,撩拨起我无限的乡思。瞬间,心头的感动像青藤一样牵扯着我每一根纤弱的神经,我听见记忆正在恢复着最初的鲜活,一瓣一瓣,恍若枣花盛开的声音,我恍惚又走进了枣花飘香的枣林。

我的故乡清涧,地处陕北高原,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是闻名遐迩的红枣之乡、石板之乡、道情之乡。俗语“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人人皆知,其中“清涧的石板”正是对我的故乡极好的概括和褒扬。

故乡留在我记忆深处的并不只是惟妙惟肖的石狮、石虎,石桌、石凳,石碾子、石磨,也不是梦中沁人肌肤的石床的舒坦凉意,更不是缠绵悱恻一咏三叹的民歌道情,而是枣花的悠悠清香,时光流逝几十年毫不褪色!

陕北的五月,由于气候偏冷,依然有着春天的景象:田间地头成了野草们的天下,那些苦菜、艾蒿、落莲、野甜苣和灰灰菜,猪耳朵草、狗尾巴草,以及铺天盖地的苦艾、黄蒿都在旁若无人地疯长着,撒欢似的尽情绽放着生命的热情和色彩,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青草泥土的扑鼻香味,骚动着浓烈的生命气息。乡村的端午节就露珠儿般悬坠在清新的草叶上,悬坠在新鲜醇香的空气中,悬坠在村姑美丽的梦境里。在我们枣乡,端午节仿佛就是一道分水岭,之前只有野草们敢肆意闯入路人的眼帘,当端午节的软米粽子里甜甜的红枣香味,一溢出石锅盖,枣花的香味,便立即氤氲了整个黄河畔。

有许多文人墨客曾竭力赞美桃花的粉红娇羞,梨花的晶莹如雪,红杏枝头春意闹,但很少有人礼赞这不起眼的枣花。在百花竞相争奇斗艳之后,家乡的枣花,才悄悄地露出娇小的身姿,色米黄,花骨朵很小,简直都不像花,就像粘在叶梗上一撮儿、一撮儿的小米粒儿,透着饱满。当微风吹来,一串串的小黄花,摇摇摆摆,密密匝匝,简直是“金盏满树,香染满枝”。

米粒般大小的枣花看上去很不显眼,花香却很特别,既不是淡淡清香,也不是蚀人芳香,而是陈香,是浓香,是甜丝丝的蜂蜜味。那醉人的香,能潜入心底,长久地滋润心房。

只要稠密的枣花一绽开花蕾,黄河畔方圆几十里地的大片村庄就全都笼罩在蜜一般甘甜的香味中。可谓“浓浓枣花香,沁人心脾长”。这分外繁盛浓郁的香味,似乎很有粘性,能粘在鼻子上。招引来了成千上万只蜜蜂,在其中嗡嗡嘤嘤地飞舞、忙碌,煞是热闹非凡,吵得五月的田野微微发醺,黄河畔的大片土地和村庄就在瞬间裂开了美丽的花纹。

端午节前后,一些养蜂人也迫不及待地乘着春风,循着枣花浓郁的香味,急匆匆地赶来了,如同去赴一场盛会。养蜂人一来就忙于挑选枣林茂密,香气浓郁的地方,然后支好了蜂箱,搭好了窝棚,在此安家落户。整个五月,养蜂人可以收获大量的蜂蜜,那可都是上等的枣花蜂蜜。据说枣花蜂蜜极富营养,富含多种矿物质、氨基酸、维生素、微量元素。许多聪慧勤奋的枣乡人也跟着养蜂人学会了养蜂收蜜的绝活,黄河畔的村民家家户户都养成了储藏蜂蜜的习惯,来人待客少不了它。

待枣花一谢,枣树上就缀满了一大片嫩绿油碧的枣叶,过不了多久,细心的人们就能透过浓密墨绿的枣叶缝隙,发现密密匝匝的枣子争先恐后地挂在树梢枝头,这时候的枣子呈现出一片晶莹的青绿色,泛着幽幽的绿光。等到了阴历的七、八月份,在一片热烈而暧昧的蝉鸣声中,那些青绿色的枣子就像含羞的豆蔻少女,开始慢慢涨红了脸蛋,有的生性多愁善感,像受了委屈似的挂着红眼圈,有的却欢天喜地,像喜欢盛装的女子一样浓妆艳抹,精心地在粉脸上均匀地敷上了一层层玛瑙胭脂般的艳丽色彩,美艳无比,鲜红欲滴,馋得人直流口水,枣林里散发出一阵阵醉人的、甜丝丝的香味。

枣园曾是我童年时的乐园,春天里,陶醉在枣花浓郁的芬香里,不愿离去;秋天放学后,总要先爬上树,吃够了香甜的枣子,才肯下来帮助大人干家务或者做功课。唐代著名大诗人杜甫,在诗中回忆过他童年时贪吃红枣的情景:“庭前八月枣梨黄,一日上树能千回。”

说起红枣的功效,国人大概并不陌生。红枣不但是美味食品,还是滋补良药,有强筋壮骨、补血行气、滋颐润颜之功效。可那枣树却并不张扬,体态也不很美,叶子也不招摇,花朵也不惹眼,只是把香香的花儿,甜甜的枣肉献给人类。一棵棵枣树,正像我的父老乡亲一样,在那片黄土高原上埋头默默奉献,而那一串串娇小的枣花,像极了那些纯朴灵巧的陕北姐妹,为世界捧出了特色剪纸,在锣鼓声中舞出千般风情,高兴了还会一展百灵鸟般清亮的歌喉。

五月,是枣花飘香的季节。在我记忆深处,永远都存留着枣花浓郁的馨香。枣花追求的是厚重和朴实,别看米粒般的花朵并不起眼,每一朵一定都要结果,从不开谎花,我要大声赞美枣花的风格和气质。

(作者简介:任静,祖籍清涧,现居古城西安。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公开发表散文、短篇小说、诗歌等共计二百余万字。作品见于《文艺报》、《延河》、《长春》、《延安文学》等刊物。)

故乡,是热泪盈眶的地方。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走不出对故乡的依恋。一花一草,记录一个个故乡的传说;一山一水,承载着我们对故乡的思念。本期《驼城》,我们一起聆听榆林作家的乡情思绪。

投稿邮箱:429688523@qq.com

本期主持人:贺静静

华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华商报、华商晨报、新文化报、重庆时报、大众生活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华商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华商网-华商报”。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新闻热线:029-86519800